漂亮的淫妓 第四部作者闪闪发光 - 优优色影院


          漂亮的淫妓(第四部)

    字数:79563
    

  (一)香艳的沉雪和诗芬比我小两岁的漂亮的淫妓沉雪,亭亭玉立像一朵含苞的花朵,青春的气息似乎在她的眉稍间跳跃。沉雪的笑有一种青春的、耀眼的,而又带点野气、不驯的味道。她的眼睛,那股浓艳而又凄美的秋意,吸引着我。
  轻轻低头笑着,笑意很淡,衬得脸上,神情更是迷人。在明艳中,具有一种清新的风韵,与妓院中的美女相比,各有特色及风情,沉雪够美的了。

  于是在一种无名的力量吸引下,我慢慢地靠近她的身旁,轻轻问道:「累吗?」
  她无语,只是不断拨弄衣角。我鼓起勇气,伸手去握住沉雪的玉藕,她虽然没有拒绝,但娇羞的把头垂得更低。

  这时我心房在受着冲激,使我无法约束,于是我为她宽衣解带。我的心跳的很厉害,脸上泛起了红晕。

  沉雪轻轻地挣扎,但我的神志有点恍惚,我无视她的挣扎,仍为她宽衣解带……

  手指触到她的小衣,我开始解她的扣子。终于我触到了她丰满高挺的乳房。
  沈雪激动得周身颤抖,连想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只好微合着媚眼任我摆布。
  我一层层地把她的外衣脱去后,只剩下大红色内衣及小裤,她轻轻的坚持一下,我仍轻轻扶她躺下。媚眼全闭……樱唇娇喘……

  最后沉雪被脱光了衣服!雪白的肉体丰满又诱人,饱满的玉乳紧紧耸立,平滑的小腹与玉腿交界之处,乌毛丛生。再向下,是一个小洞口,伏在软软的毛里,好迷人!

  我用手指一碰,沉雪的娇躯随之颤抖。

  「嗯!」

  我看得心里猛跳,一阵热流直冲下体,肉棒渐渐发涨,挺直了,而且翘起来了。

  我的手逐渐在沉雪身上抚摸,像是欣赏一块美玉似的摸弄着,手指顺着玉峰上爬去,啊!摸到乳头了,就在乳尖上捏弄着。

  此时,沈雪柳眉紧皱,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闪躲又像是难以忍受!

  我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处一遍平坦,既滑且顺、温软细致,来到了小腹,手指触到软软的阴毛。我的手也紧张得颤抖着。

  「啊!……」沈雪惊呼了,原来我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户上了!

  「灯!……」她被羞得满脸通红,她想要关灯。

  我刚要站起来,要关灯。

  「啊!不……今夜不能关灯……」

  我一只手被她转身时,离开了小穴洞口。

  雪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我的面前,毫无斑点的肌肤,浑圆的丰臀,中间一条深沟,隐约可看到细毛。

  我被这美色迷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后,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住玉乳。

  两个赤裸的肉体紧靠在一起,带有弹性的玉臀紧紧靠在我小腹上,又软又舒服,可是我下体那个巨阳,却悄悄溜进玉腿夹缝里,我好兴奋。

  这时沉雪突然觉得有一个热热的触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间。她微微显得有点心慌,虽然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可是那东西烫得令人好难过。她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她心跳口干,忍不住娇喘连连。

  此时我冲动得无法忍耐,但我仍缓缓抚弄她的香肩,想让她平躺着,但她不敢,她很惧怕……

  我不敢过份用强,我轻轻地撤离了身体,越过了她的娇躯,悄悄的躺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躺着。

  当沉雪发觉悟超在看自己的时候,羞得又要转身。可是才转了一半,突然一个热热的身躯压了上来,刚要惊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来不及了。
  她开始瘫痪了,玉腿被人家分开了,那根热热的东西,抵上小洞口上,使她感到阴户里像有小虫在钻动。她的淫水开始向外直流。

  突然小洞一阵剧痛,全身急剧扭动,她由沉迷中惊醒了。

  「啊!……痛……」

  她也顾不得羞耻,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进玉户的肉棒,丰臀忙向侧闪。
  这时候的我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玉臀,并用嘴吻住樱唇。

  许久,沈雪惊魂方定,睁开媚眼道:「我怕!」

  我道:「怕什么?」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我温柔地说:「不要怕!夫妻总要来这么一遭。」

  「那……你轻一点!」沉雪很害怕的说着。

  我挺着肉棒轻轻放在桃源洞口,缓缓地顶着。

  沉雪忙道:「等……等……」

  我不知道什么事,急忙停止顶动,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沉雪。

  「你……闭上眼……不许看!」

  「什么事!还要我闭上眼?」

  「不管嘛!人家要你闭上嘛!」

  「好!……好!……」

  我半闭着眼,偷偷地看她的动作,忽然看她由枕下抽出一张白色的绸布,轻轻垫在自己的玉臀之下。

  啊!原来是她准备落红用的!

  「我看见了!」

  「人家不要你看嘛!」

  说着小蛮腰一挺,没想到外面还停着那根一直想进来的雄柱。

  「哎呀!……痛……」

  小手想去推我,但已来不及了,只见我臀部猛然一沉。

  「啊!可痛死我了……」

  沉雪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的小玉户口,紧咬住大龟头颈部肉沟,沉雪痛得眼泪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别动了呀!……痛死我了……」

  我看她这样可怜,有点痛心,急忙温柔地吻着她。

  「雪妹,真对不起!痛的很厉害吗?」

  「还问呢!人家痛得流泪了!」

  我急忙用舌尖舔着她眼角边的泪水,表示无限温柔体贴。

  经过了一段时间,因为我不在挺动,所以沉雪感到好多了,这才微微一笑的说:「好狠心!刚才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了!」

  「雪妹!破瓜的第一遭,是有点痛,但等一会儿就会好的!」

  「现在就好多了。」

  「那么我可以再动动吗?」

  由于小玉户塞得满满的,一种从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里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着我的健腰。

  沉雪轻轻地说:「唔……不许你用力,要慢慢的……」

  于是我一挺,又是另一阵痛,陈雪只有咬紧牙关忍耐着。

  我强抑欲火,缓缓地抽插,每次龟头吻着花心时,她的神经和肉体都被碰得颤动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

  我连续抽动百余次后,沉雪一阵抖动,终于泄了。

  我感到龟头一阵热热的、痒痒的,急忙将整根肉棒退出,低头一看,只见一股乳白杂着猩红的精水,正由沉雪的玉户缓缓流出。

  这时沉雪一阵从未有的快美由阴户传遍全身,像飘浮在云端,她郑在品尝这奇异的快感。

  突然肉棒全部撤离,她厘面又是一阵奇痒、空虚。她不由得睁开了眼,只见我跪在床上,下部那根大肉棒仍挺举着,并且不时点头,她看得又怕又羞,连忙闭上了眼。

  「雪妹!舒服吗?」

  「嗯!不知道!」

  「好雪妹!睁开眼,让我们谈谈嘛!」

  「人家不要了!好羞死人哟!」

  「有什么好怕羞的,将来爱还来不及呢!」

  我说着,不停在笑。

  「才不看那丑东西呢!」

  「那我要生气了!人家等着跟你说话呢!」

  沉雪怕我真的生气,连忙睁开一对水汪汪的眼睛,看了我一眼道:「你也躺下嘛!」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

  我喜爱得躺在沉雪身旁,搂着她的粉颈,对准樱桃小嘴吻了下去。

  这时的沉雪比刚才好多了,由于两人发生关系,将彼此的距离缩短了,在我搂着她吻的时候,她也很自然的抱着我的阔肩。

  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雪妹!还痛吗?」

  「好些了,你呢?」沉雪很不好意思,羞得半天才问出这一句。

  我道:「我!现在才难过呢!」

  沉雪听我说难过,紧张得严肃地问:「哪里难过?」

  「你说呢?」我用俏皮的口气反问着。

  沉雪怀疑的回答:「我怎么知道?」

  「来!让我告诉你!」

  说着,将沉雪的小手拉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肉棒上,那热呼呼的肉棒烧得沉雪的脸通红。

  「你……你坏死了……」

  她羞得小拳打着我的胸膛。

  这一阵羞态使我爱得要命,不由得欲火再度燃烧,赶忙一把将美人儿抱在怀中,且将玉腿拉向腰部,让阴户揉着肉棒。

  「啊!……」

  皿龟头触到阴核上时,沉雪的小屁股就是一颤,直被我磨得周身酥麻,淫水直流。

  沉雪娇声道:「嗯!快别这样!我……受不住……」

  「雪妹在跟谁说话?」

  「还有谁……哼……」

  「为什么不叫我呢?」

  「我不知道叫什么?嗯!……痒死了……」

  「那就快点叫我。」

  「叫什么嘛!」

  「我叫你雪妹,你应该叫我什么?」

  「哼!人家才叫不出口呢!酸死了……」

  「叫不叫?」我说着,用大龟头的马眼顶住阴核一阵揉磨。

  「哎呀!……叫!我叫!……好……好哥!」

  「嗯!我的好雪妹!」

  我听到她娇声娇气,就好象服了一付兴奋剂一样,迅速爬起来,握住粗长的肉棒顶着沉雪的阴户,就猛力向内挺进。

  这次因为沉雪流了很多淫水,又是第二次,所以挺了几下就「滋!」的一声,哇!进去了!再用力,嗯!整根进去了嘛!

  顶的沉雪叫道:「哥!好狠心呀!」

  我开始缓缓抽插。

  最先她还咬唇推拒呢!慢慢的柳眉舒展了,两条白嫩的玉臂也不由得围着我的腰身。

  「嗯!……哥……我要哥……」

  我知道她要泄了,连忙又狠狠抽插四十来下,突然肉棒一阵美感,一股热热的阳精直射沈雪的桃花心,烫得她一阵猛颤,宛如魂飞九天之感,不禁也跟着泄了身。

  两人紧紧拥抱,互相吻过来、吻过去!这是爱的巅峰!灵与肉的世界!
  我的肉棒渐渐缩小,慢慢地滑出沉雪的玉户外。

  沉雪在补妆,当她涂口红时,我搂着沉雪的小腰,吻着小嘴。

  嘴在吻,而手在滑润的肉体上爱抚着,轻轻地揉,慢慢地摸,在到达桃源洞口时停住了,于是就在上面摸弄着。

  「啊!哥……不要嘛!」

  说着也忘记了害羞,俯下身去,用小手轻轻握住粗大的阳具。

  沉雪白嫩的肉体整个露在外面,那光洁的白皮肤毫无斑点。两个丰满的玉乳,顶着两个粉红色的小乳头,看得我心头狂跳,忍不住地捏着她的玉乳。

  惊后的沉雪发现她的情郎是在调逗她,羞得一个转身压在我的身上,小嘴一翘扭着身体不依。

  「我不要!哥坏……我不来了!」

  说着还用两手猛垂我的胸膛,引逗得我哈哈大笑。

  「还笑呢!我不依……不来了……」

  我怕她真的恼了,连忙将她搂过来,吻着她的小嘴,一个转身就把她压在下面,六寸多长的巨阳也跟着吻着阴户。

  许久!她呼出了一口气。

  「哥好坏!我才不要呢!」

  嘴里说的不要,可是下面玉腿却悄悄地分开,这时我急忙扶着巨阳往里面送去。

  「哥……轻……轻一点……痛……嗯……」

  痛字刚出口,那大肉棒已挺进一半了。

  「哼……哥……嗯……」

  再稍一用力,已全根没入了,可是这次我将肉棒挺入后,就不再动了,只让大龟头紧抵花心,在穴心上磨着。

  大龟头在里面一胀一缩的!

  「啊!哥!好难过啊!」

  「妹妹!那里难过呀!」

  「不知道!人家都难过嘛!」

  「那里难过?」

  「嗯!……哥坏死了啦!就在里面嘛!」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说着,猛力将大龟头颤了两下,直抖得沉雪浑身酥麻,忍不住道:「啊!
  ……不行!我要……「

  「说不说……」

  「哥!……我说!小穴难过嘛!……」

  话刚说完,小脸羞得通红,引逗得我缓缓抽插起来。

  「哥!快点嘛!……唔!……」

  「我就是要……雪妹……浪……」

  「人家不会嘛!」

  「不会就不弄了哟!」

  我说着,表现一付无精打采的样子,并且慢慢向外抽出肉棒,刚抽到小玉户的洞口。沉雪忍不住抱着我,不让我抽出。

  「哥!……不要抽出来嘛!……哥逗得人家难过死了!……哥!我要……」
  「要什么呀!」

  「好哥!人家急死了!给我嘛!……」

  我被逗得欲火上升,便将肉棒插入洞内,狠狠地抽插起来。

  沉雪被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断呻吟着:「嗯……唔……唔……」

  「哥……雪妹不行了……哎呀……」

  我知道她泄了,连忙把大鸡巴往回一抽,再深深的向里面一挺,阵阵麻痒,周身发抖,不由自主地花心再度流水。

  「啊……哥……不能再动了……」

  我不理她,依然狠狠地干着。

  「哥……哎呀……不行了……不能动了……」

  我知道她忍不住了,连忙用足力气,猛力地抽插数下后,自己也一个颤抖,「噗!噗!」射了阳精。

  射得沉雪张嘴直喘:「啊……哥……嗯……」

  两个人都泄了精,相互传缠在一起,浪水淫精顺着丰臀流到床单上,弄湿了一大片。

  一会儿,沉雪才嘘了一口气说:「哥……差点儿要了妹妹的命!」

  「妹妹!舒服吗?」

  「嗯……好美呀!……魂差点都离去了!」

  说着自动搂抱我献上香吻,软小的香舌也送到我的口中。

  「哥!等等嘛!我还有……」

  「有什么?」

  「不告诉你,闭上眼睛。」

  我不知她要做什么,只好闭上双眼,但却偷看她的举动。

  她先再搽脂粉涂口红,再在阴部喷过香水,然后从枕头下拿出两件东西,先将大红半透明的上衣穿在娇躯上,好遮住玉乳,然后穿上红色的绣花鞋。雪白的玉体配上这红色半透明上衣和睡鞋,那真是诱惑极了,尤其是三面镜子的反照,令人欲火高涨。

  「啊!雪妹!真美极了!」

  「人家还没叫你看呢!」

  我忍不住了,我连忙抱住这美娇娘,在她身上揉摸着,两人一边摸,一边看看镜子的反映,姿态令人喜悦。

  沉雪被我弄得又舒畅又难过,小手早已套动着肉棒,另一手在我身上乱摸,而小玉户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骚痒。

  我脸上浮现得意的笑容,看她那种意乱情迷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就更浓了,可是我却耐着性子,尽情的挑逗着。

  「雪妹!你舒服吗?」

  「嗯!……嗯!……」她含混不清的颤抖着。

  我停止了骚动,让她喘息一下,以疏缓激动的情绪。

  她满足地笑了,娇声道:「哥……你坏……」

  我再度轻揉她发硬的乳尖:「雪妹,你不喜欢我这么坏吗?」

  沉雪打了我一下,紧贴道:「哥……抱我嘛!……我难过死了……」

  我紧抱着她,可是她又不停的在动,整个玉体粘在我身上。我的手揉得比刚才更体贴、更细致。

  沉雪开始颤抖着,牙紧紧咬着我的肩头,小阴户淫水直流,麻麻痒痒的,不由得挺动着阴户。

  「哥……我想要……」一面说,一面用小手拉着肉棒。

  「要什么?」

  「要……哥给我嘛……」

  「先告诉我要什么?」

  「要……要哥的……大鸡巴……」

  我故意逗她说:「羞不羞!」

  「哥……不管嘛……我不来了……啊……哥……我……我好难过呢!……」
  沉雪现在的样子媚极了,欲火焚烧着她。

  突然,她惊觉到怀中的我起来了。她一惊,张开媚眼看去,我转到另一头去睡着。

  我将头对着她的阴户,正用手分开玉腿。啊!她吮吻着她的阴唇,吸吮着阴户,轻咬住阴核!

  「呀……我的哥……哎唷……」

  另一番滋味刺激的她娇呼着。

  渐渐地玉户张开了,我的舌头溜了进去,在里面不停舔着,只舔了数十下,沉雪已神飞魂抖,淫水直流。

  「哥……我要死了……」

  两条玉腿夹着我的头,小穴拼命挺送着。

  「唔……哥……我好心慌……我也要吃哥的东西!」

  说着用手抓住坚挺的大鸡巴,就往嘴巴里送。

  「哥……好大哟!……」

  大鸡巴把沉雪的嘴塞得满满的,沉雪不时的用舌尖舔着马眼,又不住地吸咬吮着。

  「雪妹!含得好舒服哟!嗯……」

  两人互相舔吮着。

  沈雪已全身酥麻,瘫痪在床上不动了。

  「好哥哥……我要死了……嗯……」

  她停止吸吮肉棒,周身紧张的颤抖。

  「哥……不行……快要死了……啊……左边一点……啊……好舒服……啊…
  …妹妹丢了……「

  我突感小穴流出一阵热精,我吃了下去。

  「哥……好哥哥……不要再吻小穴了……」

  我道:「雪妹!舒服了吗?」

  我知道她已泄了,这才转过身来,将大鸡巴插入阴户中。刚挺入一半,沉雪便抱住我,向上一挺,大鸡巴整根就进入穴内。

  我慢慢地抽插着,底下的沉雪为使夫君享受更舒服、更适意,小屁股也不停地配合着大鸡巴的抽送,娇声叫道:

  「好哥哥……亲……嗯……嗯嗯……又顶到妹妹的花心了,玩得妹妹好舒服……」

  我见她淫荡得可爱,更加速抽插着,两人同时观看镜中的表演。

  沉雪声声浪叫:「好哥哥……美死我了……唷……唷……让大鸡巴插死我吧!
  ……嗯……嗯……哟……唔……唔……哥……「

  她一刺次地挺着屁股,配合我的动作。

  「唔……唔……美死了……」

  抽插了五、六百下,沉雪连丢了四、五次。沉雪发丝散乱了,头向两边左右摇动着,声音也由大而小,终至只剩「嗯……嗯……」之声。

  我这时也感到酥麻麻的,本想强忍住精,但看到沉雪可怜又爱,不时浪叫,心中不忍,连忙挺戳了数下,打了个冷颤,一股热热的阳精,直喷而出浇洒在沉雪的花心深处。

  我叫了起来:「啊!……可射死我了……」

  她感受得颤抖道:「哥……舒服了吗?」

  我喘着道:「嗯!……小亲亲……」

  「哥真厉害!妹妹差点昏过去了!」

  「嗯!哼!」

  「啊!哥……你是我一个人的亲哥哥!」

  沉雪满足的亲吻着我,香舌巧送,玉臂也紧搂住。

  我吻着道:「雪妹,你也舒服吗?」

  沉雪道:「嗯!……太美妙了!」

  最后,两个软绵绵的肉体缠在一起,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就睡着了。

  我想起了妓院中的诗芬,那般情景又冲激着我,我期望有新的刺激、新的满足。

  此时诗芬一付哀怨神情,一双含情脉脉的媚眼凝视着我,像是在怪罪我为什么不来。

  经过我一番解释,诗芬认为情有可原,小腰一扭便坐在我的腿上,摇摆几下,不知何时我的大鸡巴已经被摇摆得挺的直直翘。

  一阵冲动,我双臂一揽,把诗芬抱个满怀。我的手不停地在诗芬的阿腿上游走,像似饿虎下山饥渴的模样。

  我的手移向诗芬的小玉户时,诗芬不由得脸色通红道:「嗯……不行……」
  我问道:「为什么呢?我要……」

  诗芬道:「人……家……还……是处女……」

  我道:「那有什么关系,我给你开苞!」

  「……」

  诗芬虽然身在妓院,可是到了这时候也羞得低头不语。

  我问:「怎么不说话呢?」

  诗芬道:「我会不好意思!」

  我道:「我们又不是刚认识,怕什么?」

  诗芬接着说:「唔……你去问我妈……我做不了主的!」

  说完小腰一摆,挣脱了我的怀抱,就走出门。

  一会儿,老鸨就进来道:「叫我吗?」

  「你来的正好,我有事和你商量商量!」

  老鸨急忙说:「这可不敢当,你有事吩咐我就是啦!」

  我道:「我想要替诗芬成人,还希望你能作主。」

  「哎呀!这可是我们诗芬的造话哪!你说了就算啦!」

  我接着又问:「但不知道要多少礼金?」

  「哎哟!你随意就行了,我又不是不肯!」

  两人客气半天,还是我说出了价码,老鸨听了合不拢嘴,连忙请了个安就出去了。

  再度回房的诗芬,只见她低头含春,又是高兴又是羞。我看了赶紧过去抱住她,往床上一放,她羞得闭上眼睛。

  我觉得飘飘然的,刚要动手为她宽衣,她娇躯一闪避开了。

  「嗯!……还没化妆呢!看你急成这样子!」

  「哦!你不说我倒忘了!」

  「真是昏了头的大色鬼!」说完,笑得周身颤动。

  我道:「什么!你说我什么!」

  我则不甘示弱,伸手去抓她,搔她的痒,这样诗芬笑得更是厉害。

  诗芬道:「不说了……就饶了我吧!」

  我道:「可以!那要亲亲热热地叫我一声!」

  诗芬道:「你先放手……我才叫!」

  这时诗芬笑得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好!你不叫,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哎呀!笑死人了!肚子都笑痛了啦!……」

  「叫!还是不叫!」我的手又伸了过来。

  诗芬连忙道:「等一下嘛!你……过来!」

  等我附耳过去,她才轻轻叫道:「好哥哥!……」

  此时诗芬洗过澡,又经过了特别的浓脂艳抹,脂粉香口红艳,更是明艳动人,使人越看越爱,恨不得一口吞了下去。

  罗带轻解,诗芬身上的彩衣一件件地飞落床下,最后只留下一件仅围着前胸的上衣,诗芬不肯再脱下去了。

  「不要嘛!人家已经脱光了!……」

  此时,只见她雪白的肌肤白白嫩嫩的娇艳动人。

  我早已伸手过去,抓住她的玉乳。

  诗芬的娇躯一闪,说道:「不许你这么狂,摸的人家好难过!」

  可是她如何抵挡得了我,最后仅能遮住前胸的上衣也给松脱了。

  此刻,眼见两个玉乳颤动着,半掩的玉户微微突起,阴毛漆漆好生动。
  诗芬被看得娇不自胜,连忙用手遮掩阴户,娇嗔道:「嗯!不许你这样……
  看……「

  「谁要你长得这么迷人呢!我就是要看!」

  诗芬不依,我用手一拉,两人拥抱在一团。我的手在乳房上揉捏着,直把诗芬弄得娇喘起来。

  「嗯……嗯……痒死了……」

  下面掩着玉穴的手又不敢放开,只好任我揉弄了。

  「嗯……唷……人家受不了……嘛!」

  说着说着,诗芬把手移开,移到玉乳上,不让我揉它。这时诗芬禁地大开,我趁她不注意,突然分开她的双腿,我要细细欣赏这个桃花源洞。

  「啊!不来了……你不要看嘛……」她娇羞地叫着。

  我伸出舌尖,吻上了她的玉户。

  「哥……不能……这样……我受不住啊!」

  她狂了,小腰扭摆了起来。

  「啊!……」的一声。

  突然惊叫了起来,玉体在不停颤抖,原来玉户上的小玉片被我给吸住了,而且不停地吮舔着。

  诗芬大叫道:「哎呀……哥……不行呀……这要……这要人……人……人家命了……唔……难过嘛……快……快……快点儿……放开……啊……放……开…
  …「

  我仍旧狂吮着。

  「快……哎呀……你会要了妹妹我的命……啊……」

  诗芬一阵紧张,双腿夹紧臀部猛挺,最后她终于瘫痪了,小玉户流出了淫水,我全部吞下去。

  我被她的浪态,挑逗得欲火上升,飞快地脱去内裤,挺着大龟头抵住在洞口上摩擦着。

  「哎呀!好……痛……哟……」痛字才将出口,下体一阵刺痛。

  「啊!……哥……痛呀……轻点儿……」

  诗芬不顾一切使劲的想避开我的刺入,谁知我把腰一挺,她立刻感到身体要裂开似的,其痛难忍,大叫道:「呀!……好狠心哟……哥……痛……痛……死我了……」

  额上的冷汗直流,一张垫在屁股上的白绸,满滴血滴。

  我一阵快感,为了使她不太痛苦,所以暂停了下来,连忙用手去抹诗芬的额角,怜惜的说:「痛得厉害吗?」

  诗芬道:「还问呢!痛死人了!」

  「现在呢?」

  「现在有好一点了。」

  说完之后,还送了我一个媚眼,我看了就轻轻地动了几下,鸡巴头头顶到了穴心。

  「啊!……哥……酸死了……」

  「哥哥……我的哥哥……你弄的我……好乐……哎呀……真舒服……嗯嗯…
  …我受不了啦……「

  「啊……哥……好哥哥……不要再……再磨了……我实在受不了……」
  「嗯……小亲亲……让你止止……痒吧……」

  「嗯……哥哥……这……这才够意思……嗯……好舒服……嗯嗯……哼……
  唔……唔……「

  「嗯……唔……小亲亲……你真可爱……你的小穴……又紧……又滑润……
  嗯嗯……唔唔……太好了……「

  我挺着鸡巴磨转着,她扭动了一下臀部。

  「哼……」

  她不由得「哼!」了一声,双手不由地搂紧我的身体,屁股动了动。

  她有些难受地说:「哼……唔……」

  我便猛插了几下,她急喘了一口气。

  突然,诗芬一阵颤抖,口中叫道:「哎呀……哥……妹妹完了……」

  紧跟着静止不动了,但口中还念着:「哎……哥……我的亲……爱的哥……
  哥……「

  然后就一动也不动了。

  我不忍她太累,便抱着她,但我的大鸡巴也没抽出来,就让诗芬的阴唇含住了!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诗芬在缓缓而动了,她的阴户在一摆一摆的,让龟头在穴眼上磨呀磨的!

  「嗯……哼……」

  才磨了几十下,大鸡巴头烫得酥麻酥麻!酥麻酥麻的!诗芬忍不住的磨得更是火速了。

  「啊……嗯……唔……」她浪哼了起来。「唔……哥……唔……嗯……」
  我假装刚睡醒的样子,说:「做什么呀?」

  诗芬娇羞道:「哼……人家……人……家……」欲言又止。

  我装作不知道:「什么……人家……人家的……?」

  诗芬道:「人家……人家……忍不住……忍不住嘛……」

  我道:「什么忍不住了!」

  「不是……哼……人家难过死了……」

  「干什么?」

  「哎呀!……人家……我不来了……哥哥知道啦!」

  「真的不知道呀!」

  「好哥哥……我要……我要嘛……」

  「你要什么,拿去好了!」

  「好哥哥……我要,我是要……人家怎么拿嘛!」

  「哎唷……好哥哥……我要大鸡巴……」

  「那你拿去好了!」

  「不要……我要哥哥你动!」她淫荡得像个荡妇,什么都说。

  「那你要我怎样?」

  「我要大鸡巴插……穴儿……嘛!」

  「我还要睡觉!」

  「啊……哥……求求你……给我……」

  诗芬的小穴痒得实在难以忍受,也顾不得羞耻,翻身伏在我身上,两手拨开玉户,抓住肉棒就往里套,套动七八下,龟头只进去一半。

  「嗯……好哥哥……这……这才够意思……嗯嗯……好痛快……好舒服……
  嗯嗯……唷唷……「

  我将鸡巴抽出来了,诗芬着急的说:「哟……哥……进去……进去嘛……」
  我又将大鸡巴挤了进去。

  我道:「嗯……随你……怎么摆布……嗯……」

  等到大鸡巴被淫水浸湿了,这才滑润了些,此时诗芬将粉臀一压,不停地套动起来。

  「啊……痛……」创痕未复,但她咬牙忍着。

  「哥……顶一下嘛!」

  我知道她已浪到极点,这时才轻轻一顶。

  「啊……哥……好舒畅哟……」

  嘴里哼着,小屁股也随着下压,大鸡巴已慢慢向里滑。

  「唔……唷……顶得妹妹好爽快啊……」

  在大龟头触及玉户底部时,她颤抖声叫着。躺在下面的我,静静地欣赏着她的浪态。

  她浪叫道:「哥……我要动……快动……」

  我这才挺了起来,她便往下套动着。大鸡巴塞得阴户满满的,阵阵的酥麻传来。

  我为了增加她的快感,用手捏着她的乳头揉弄着,这使她更痒到心里,下面的小穴也被引得一缩一放,一放一缩地咬着,小屁股不由得扭摆起来,还不时的左右摆着,直乐的她哼道:「啊……心肝哥哥……大鸡巴哥哥……嗯……好舒服……嗯……美死我了……好哥哥……唷……唔唔……」

  阴户含住大鸡巴不停的翻进翻出,花心吻得龟头酥酥麻麻的,好不快感,我也叫道:「芬妹……我好舒服……重一点吧……」

  两个人叫在一起,也浪成一团。

  那大龟头带着浪水,弄到我小腹到处都是,她套得更快了,小穴吞吞吐吐个不停。

  诗芬娇喘嘘嘘道:「哥……妹妹……就要……哎呀……」

  诗芬紧张了,全身用力猛套着,雪白的小屁股快速下压。

  我道:「芬妹!要丢了吗?」

  「嗯……嗯……就要……丢了……嗯……啊……不行了……小穴丢了呀……」
  她禁不住心里的骚痒,猛然的狂泄了。她连忙抱住我,全身一阵颤抖!
  但是我这时却在紧要关头,可是她停了,于是我连忙一翻身,就狠狠的干起来了。

  「哎呀……好狠呀……」

  大鸡巴落得好快,抽得好高!

  诗芬喘着说:「嗯……嗯嗯嗯……不要顶了……唔……妹妹……受不了啦…
  …「

  我如此狠狠的干了百来下。

  诗芬又叫道:「哎呀……快顶……小穴又出水了……」

  我的大鸡巴实在插得她太舒服了,阴精再度猛流,使她通体舒畅抖颤。
  我感到龟头一阵酥麻,突然小穴在收缩着,紧吮着大鸡巴头子,这种滋味使我难以忍受,急忙顶着花心,急速抽插。

  「噗噗噗……」一股阳精刺刺直射花心。

  诗芬猛惊叫道:「哎……唷……唔……嗯……射死我了……啊……真爽快…
  …「

  随即她又是一阵颤抖。

  两个人都瘫痪了,休息了一会儿,诗芬道:「哥……舒服吗?」

  「嗯!……你呢?」

  「……」

  她微笑的点点头,紧紧搂抱住这超人儿。

  「你真美,我要你常陪着我!」

  「真的!」

  「等我回去安排好了,就来街你!」

  「啊!哥……我真要高兴死了啦!」

  我吻着她,她轻轻的说:「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我又怕……」
  「怕什么?」

  「怕哥的大……吃不消!」

  「大什么?」

  「你的大鸡巴,真要人命!」

  「喜不喜欢?」

  「嗯嗯!喜欢死了!」

  说着小手握住软软的鸡巴,相拥而睡了。

  良宵苦短,这样甜蜜的日

子,一连过了三天,我才在细语叮咛下,离开了妓院,乘车南下,办理我的公事。

  我办理公司交待的公事,历时月余。这日

全部工作顺利完成,我写了一份工作演示文稿,然后整装回台湾。

  当晚,我便去沉雪处,一进门,就一把搂住浓艳打扮的沉雪,先是一阵长吻。
  「雪妹,想不想我?」

  「嗯!才不想呢!」

  「真的!让我试试看!」

  说着,伸手溜进沉雪的内裤,摸到那迷人的穴口,只觉得湿湿粘粘得。
  沉雪一扭腰,说道:「哥!不要嘛!羞死了!」

  「还说不想,刚见面就已有浪水了!」

  「嗯!别说人家嘛!」

  说完羞得小脸通红,就顺势靠在我的怀里,任凭我吻着。当我摸得性起时,双手一抱美娇娘,就要宽衣解带。

  沉雪忙道:「啊!哥……不要,这么早会让别人笑死的!等一会儿,哥要怎样就怎样,别急成这样嘛!嗯!……」

  「不!我现在要!」

  「好哥!先洗个澡,舒舒服服再……不好吗?」

  「那你要陪我洗!」

  「好吧!」

  一番好言相劝,这才止住了我的欲火,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浴室。

  「哥……不许你疯,要不然我不和你洗。」

  「好!」我一面脱衣,一面应着。

  片刻之间,两个赤裸的人儿在浴池中。这时沉雪紧偎在我怀中,我的手捏着她的玉乳,不停的揉着,直逗得沉雪口中:「唔……唔……」的哼着。

  沉雪娇声的说:「你答应人家不疯嘛!哼!我不依……」

  两人四腿相贴,沉雪的玉腿紧抵住我小腹上。前面两条粉圆修长的玉腿交叉处,乌黑一片。

  那根肉棒子呢?

  正夹在玉腿的交叉处。

  沉雪被揉得难过的说:「哥……不……我不要……别揉了……好难过呀……」
  这时我才轻轻搬开她的玉腿,让龟头插入穴口中去。

  「啊……不……不要……还没洗干净……」

  说着竟微抬起娇躯来。

  「哥……我帮你洗!」

  沉雪边说边拿香皂替我抹身体,抹到那大鸡巴时,格外地仔细,抹了大量香皂,小手细细地在上面揉弄着,香皂在龟头上抹了又抹,揉弄出大量香皂泡沫。
  我看着她说:「好雪妹,人家难过死了!」

  「哥!真是个急色鬼,先洗干净嘛!」

  「那我也替你洗!」我说着,一只手摸着她的玉户,用香皂在上面抹了又抹,也揉弄出大量香皂泡沫。

  「真香!」说完,我把脸埋进充满香皂泡沫的阴户里,接吻她的桃源洞口。
  「嗯!……不要,痒死人了!」

  沉雪扭腰想摆脱我的纠缠,细心的为我洗澡。

  「哥,闭上眼!」她在我脸上搽满香皂,并用手搽满香皂后抹入我嘴巴里,弄得我满脸满嘴全是香皂泡沫,然后和我接吻起来。

  接着,她又往自己的乳房搽满香皂,揉弄出大量香皂泡沫后,把乳房塞进我的嘴里,我疯狂含弄起来,这种接吻含弄相当香艳。

  我们把脸冲洗干净后,沉雪再低下头去用香皂抹我的大鸡巴,我也用香皂抹她的桃源洞口,互相抹弄出大量香皂泡沫后,我把大鸡巴塞进她的香艳淫穴插弄。
  我们足足洗了一个钟头,才相依的回到房间。

  沉雪在全身喷香水,也在我脸上和鸡巴上喷香水。她浓艳打扮起来,打粉底、扑香粉、搽胭脂、画眼影、涂口红上唇彩,乳房上也搽胭脂涂口红,阴户上也喷香水、搽脂粉,一付美艳淫荡妓女的化妆。

  我早已忍不住了,一把抱住沉雪放在床上,情不自禁地吻遍她的全身,直吻得沉雪娇笑连连:「好哥哥,吻得人家痒死了!」

  吻完后,我才脱光衣服,一把搂着美人儿。

  「雪妹!这些日

子真想死你了!」

  「哼!人家也是想你,尤其是这里,那滋味好难过哟!」

  「那里想?」

  「全身都想,想得人家两条腿都用力扭……」

  沉雪翘着小嘴,一付娇态的说。

  「那个小东西,不知道想不想我?」

  「哼!还说呢!想得人家裤子都湿湿的!」

  「那是浪得很呀!」

  我见她如此思念,连忙亲吻她涂满香艳口红的小嘴。

  「才不是呢!」

  「那我要看看……」

  「不要……」

  嘴里说不要,可是两条玉腿却慢慢张开来了,露出那迷人的阴户。突起的阴唇红润润的,一张一合,格外迷人。

  「啊……真香!」我转过身来,用手分开阴唇,用口红在阴唇上涂抹起来,不时插进桃源洞里抹弄,然后疯狂吸吮起来。

  「啊!哥……哼……」

  吻得沉雪小屁股直摇、直挺着。

  而后我再吐着舌头,在小玉户上舔吮着。沈雪被这风流郎舔吮了几下,已是神魂倒,带脂粉口红的淫水直流。

  她哼着道:「哥……我好象要飘了……嗯……我……要吃……你的宝贝……
  大鸡巴……嗯……快快……快嘛!……「

  她浪得难以忍受,伸手就扶住那个大鸡巴,歪着头,小嘴就吮吻着肉棒,然后张开了嘴,一口就吞下了大龟头。

  「哥……好……大……哟……嗯……好……甜……」

  我也被她吸吮得酥痒难耐,不禁向前顶。

  「好了,哥!别动!」说着,还用舌头舔着马眼。

  两个人此时已是欲火高涨,身体摆个不停。一个是屁股拼命上顶,一个雄腰伸缩。最后都忍不住了,我才转身拖着沉雪的玉体到床边上,我自己却站在床下,站在她的两腿之间。用手握住鸡巴,对着她的阴户猛力刺了进去,真是其快如箭,大鸡巴已全根没入,大龟头顶着发颤的花心。

  「唷……哥……顶死我了……好舒服……嗯……」

  刚浪了一半,大龟头又是一顶一抽,抽插得沉雪全身猛颤,浪水直流。
  我连续抽插了七、八十下,插得沉雪更加发狂了。

  「啊……呀……插死我了……我要……哥……吻……」

  我知道她要泄了,急忙用龟头猛力磨转。

  「啊……不行……要丢了……嗯……」

  她浑身用力狂抖着,浓浓的阴精狂泄而出。可是我还是猛浪的抽送着,看着淫荡艳女已瘫痪的躺着,精水向床上直流,床单湿了一大片。

  我不停的挺送着,直插得沉雪死去活来,连连丢了三次,娇喘嘘嘘。我看她娇怜的模样儿,才放慢下速度来。

  沉雪此时得以喘息,便娇喘道:「哥……插死妹妹啦!」

  沉雪休息了一下,也好了许多,便又开始摆动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抽送,还不断发出淫声浪语:「爽……啊……我咬住……你的……龟头……紧不紧……酥不酥……啊……龟头……上面一定沾满口红了……啊……爽……啊!」

  我听到她的浪叫,也爽叫着:「好妹妹……哥……也要丢了……」

  我感到龟头一阵酥麻,阳精也狂射了出来,让沉雪的阴户内一阵阵的冲激,整个人被烫得软绵绵的。

  我扶在她的身上,直喘着大气。

  沉雪娇媚的打了我的鸡巴一下,说道:「都是你这个坏东西!」

  「哎唷……痛死啦……」我猛然的叫起来。

  「真的痛?快让我看看!」沉雪连忙用手握着我的鸡巴,轻轻地抚弄着。
  「哥……还痛不痛?」

  「嗯!痛!」

  沉雪听说痛,急忙在上面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再张开嘴含住了龟头。
  我笑了起来道:「哇!好美!」

  沉雪进了浴室,想到:今夜他又要吻……要玩小……羞死人了……

  因此换了一盆清水,再好好的把那地方搽香皂清洗一番。

  我这时在床上等得发急,一看见她进来,就含笑道:「快来呀!雪妹!」
  「才不来呢!你坏死了!」她往阴户上喷香水和搽脂粉,然后再补妆,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

  我猛然的跳起来,跑过去搂住了她。

  「嗯!……哥!饶了我吧!」

  可是我却在她的身上乱摸,笑得沉雪上气不接下气的。

  「好哥!我不敢了啦!」

  「要叫好听的才行!」

  「好好……心肝哥哥……行了吧!」

  「不行!」

  「那要叫什么嘛!」

  「你自己知道!」

  说着两人搂成一团,我头一歪,含到了她的尖乳头,就不停的吮吻起来,弄得沉雪直流浪水,屁股也开始摇摆起来。

  我知道她又春情发动了。我道:「好雪妹……插一下屁眼好吗?」

  「嗯!我怕痛!」

  「不会的!我会轻轻的弄!」

  于是,我挺着大鸡巴,在她的屁眼上磨了磨,便轻轻地一挺。

  「哎唷喂呀!痛死我了……」

  「好雪妹!忍着点,我轻轻的插。」

  我说着,又轻轻顶了一下,沉雪因屁眼收缩紧咬龟头,不用大力是拔不出来的。

  「嗯!不能动……」

  我暂时停止,两手捏弄着她的乳头。不一会儿……沉雪又桃脸生春,小玉臀开始摆动起来。

  沉雪娇声道:「哥!动一动嘛!」

  我便缓缓推送着,慢慢连根插入。

  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刺激得沉雪快乐无比,小屁眼紧紧包着大鸡巴,舒服极了、美极了。

  接连抽插几下,我被这种从未有的快感,刺激得难以忍受,失去了平素的温存,只见我狂顶了起来。

  「妹妹……好舒服……我要动……我想插……妹的……屁眼……」

  我像发疯似的,急剧地抽插着。

  这时沉雪为了要让夫君享受,所以忍着痛,任我疯狂的抽送,还不时挺动着屁股,配合我的动作。

  渐渐地,小屁眼被大鸡巴插松了。

  「你不……痛了吗?」

  「嗯!……好爽……舒服透了!」

  由于沉雪不再痛,所以又哼了起来。

  我连连抽差了一百多下,我开始紧张了,大鸡巴也更长更粗硬了。

  突然我插得更快了。

  「哥……不能丢……妹妹我……我还很难过……快……快到小穴里……嗯…
  …啊……唷……哥哥……嗯……「

  可是小屁眼的快感使我无法忍耐。

  「不行!妹妹……快快……唷……不行了……要丢……给妹妹了……啊……」
  沉雪感到小屁眼里,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出来了。

  射精后的我,只有紧抱住她的小蛮腰,面部贴在她的背后,享受这难以形容的快感。

  「哥坏死了!……快躺下来……抱紧妹妹再说……」

  说着两个人就睡在床上,沉雪轻轻向前抬起玉臀,让大鸡巴滑落出来。
  「妹妹!真的舒服死了!」

  「哼!还说呢!人家痛死了!现在被你逗得难过死了!」

  「等会儿,我会让妹妹很舒服!」

  「嗯!我才不要呢!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嘛!」

  说着狠狠的捏了大鸡巴一下。

  「哎呀!……那妹妹要让它硬起来!」「不……我不管……我要……嘛!」
  说着,一脸饥渴的模样,在鸡巴上喷香水和扑香粉,然后张开了小嘴就含住大鸡巴,往下咬了。

  「真爱死它了……我要咬下来……」

  这句话逗得我哈哈大笑。

  「哼……我要……」

  她忍无可忍,小嘴整个含住肉棒,然后慢慢吞吐着。

  「嗯……哥……人家想嘛!」

  小嘴吸吮着,嘴里还不停哼着。

  「哇!……它硬起来了!」

  沉雪忘形的叫着,又不好意思地将脸偎在肉棒旁边,吃吃笑着。

  我知道她浪的难过了,急忙将她翻倒身下,摸她的阴户。

  「哥……我痒死了……快快……点给我……好吗……想死了……啊快快!」
  沉雪这时的浪态迷人极了,满脸既幽又怨的表情,小屁股高高的抬起,等候大鸡巴的刺插。

  可是我仍然不慌不忙,我喜欢欣赏沉雪的浪态,尤其是浪得不能忍的时候,我用手指扣进阴户中掏动了几下。

  沉雪两颊火赤,浪水又猛一冲,弄得我手指尽湿。

  「嗯……小穴里面痒啊!」

  这时哥才俯在她两腿之间,扶住大鸡巴在淫水中磨擦。直逗得沉雪咬牙切齿不住颤抖,双腿猛夹我的腰。

  「哥!快点……插进去嘛!」

  我见她这样急相,猛的向前一挺,大鸡巴就连根进入。

  「哎唷!……美死我了……」

  沉雪嘘了一口气,连忙挺着阴户迎合我,淫浪之水不停的往外流。她大声浪叫着:「嗯……哥……我…我……舒服死了……干吧……唷……狠狠地……插…
  …狂点……喔……「

  我抽插起来,问道:「雪妹!舒服吗?」

  「嗯!……唷……好好干吧……」

  我连抽插了八、九十下,沉雪又紧张娇喘呼呼。

  「哥……乐爽我了……妹妹忍不住了……」

  沉雪感到极度快乐,突然四肢紧缠住我,她一挺一颤的道:

  「哥!……丢了……唷……」

  但我并不停止动作,我要这美娇娘更舒畅。大龟头仍在不停的进进出出,抽得淫水顺着屁股沟向下流。又抽插了百余下,啊……

  沉雪又忍不下这心里的痒,小嘴哼道:「哥哥……我的……哎唷喂呀……饶饶妹妹我吧……哎唷……我又丢了……受不了啦……」

  我的鸡巴插得她实在太爽了,淫水向外直流。她通体酥麻,每一个细胞都颤抖起来。

  我紧紧的搂住她,用舌尖伸入她的小口里,不住运气吸吮,这才使沉雪没昏过去。

  我看她媚眼又在转动,已恢复了精神,这才托起屁股又猛力抽插一阵。
  连续用力地抽插数十下后,我将鸡巴紧抵住花心,接着一股浓烈的阳精喷射而出。沉雪也猛然一惊,再度狂丢不已。

  两个人同时到达高潮了,两人也同样松了口气,彼此紧紧的拥抱着,不住的颤抖着。

  良久,沉雪终于嘘口气道:「哥!美吗?」

  「妹妹!好美!好棒!你呢?」

  我知道她心里的感受,温柔的回答,并吻了她一下。

  沉雪轻轻答道:「嗯……如同哥一样,甚至更美爽!」说着含羞的笑着。
  两个人又无言的拥抱在一起。我两人的心、情,正默默地交流着。

  她笑了,我也笑了!

  「哥!妹妹什么都给你了!希望哥永远的爱我!」

  「雪妹!我会的!」

  沉雪、我这一对恩恩爱爱的,竟连时间也忘了,一看表,已是午夜两点了。
  我思念着玉樱,心中不由得感到歉意。这一天我鼓起勇气,先和沉雪婉转的说明一切,但没想到竟获得她的同意,决定接玉樱来住几天。

  次日

,我前往妓院,接玉樱来。

  沉雪安排两人进房后,本想让我们两人温存一下,自己到其它房间去睡。
  没想到我一把抱住沉雪,要三人同宿。

  沉雪和玉樱化的彩妆极为浓艳。玉樱虽是妓院出来,但也还懂规矩,连忙侍候沉雪上床。

  「姐姐!让我侍候你宽衣吧!」

  「那可不敢当,今天是妹妹大喜之日

,还是让我来侍候吧!」

  两个人互相礼让着。

  在一边的我可等不及了,先拉过沉雪,不容分明就将她按在床上替她宽衣,再抱过诗分也一件件的将她的衣服脱了,最后连自己的衣服也脱光。此时,三个人都赤裸裸的。

  我两只手可不闲着,左拥右抱,不停的在她们俩人身上摸索,直羞得她们杏眼圆睁。

  三个人赤裸相贴,生理上都起了异样变化。

  沉雪这时心痒难耐,可是她仍忍耐着,并且附在我耳边说:「哥!妹妹刚进门,还是给妹妹吧!」

  「那你不吃醋?」

  「嗯!不!」

  两个人的对话,虽是低声细语,可是被玉樱听到了,她忙着说:「不……我要姐姐在先……」

  最后还是沉雪坚持,我这才反身俯在玉樱身上,轻分玉腿,大龟头就抵住她的小嫩穴上,轻轻地那么一挺。

  「痛!……」

  玉樱含羞的轻呼一声,可已经太迟了,肉棒已进入了一半,再用力一挺,已到小穴的花心了。

  她猛烈的一颤,叫道:「哎……呀……」

  玉樱樱口直喘,插进去的大鸡巴开始运动了,龟头磨在小穴心上,直磨得玉樱阵阵酥麻浑身发颤。

  在一旁观看的沉雪,看这两人插穴,不由得欲火高涨,连忙拉着我的手,放在自己的阴唇上揉摸着。

  我的大鸡巴在玉樱小穴里抽插了七、八十下,玉樱无法忍受了,她也开始挺动屁股,也不时地哼哼着。

  最后她被插得欲死欲仙,连连丢精了。

  她浪叫道:「姐姐……妹妹不行了…受不了啦……好姐姐……哎唷……来…
  …帮帮……我……呀……快……哥……好……厉……害……呀……「

  「妹妹……怎么不早说呢!我也等不及了……」

  「我……想我……受得住……可是……已丢了三次…………嗯……又……又来了……喔……」

  玉樱说完,粉脸通红。

  「哥!看妹妹怪可怜的!让我来替她吧!」

  我实在有够行的了!也不累呀!

  我这才将大鸡巴拔出,俯在沉雪的身上,再轻轻一抵,塞得浪水横流,原来沉雪早就浪得要命了。

  沈雪娇呼道:「呀……啊……唷……好……过瘾……哇……嗯……」

  这时一旁的玉樱,也早已瘫痪在床上。

  我知道沉雪春情大动,也就不客气了,所以就狠狠的大干一场。

  大龟头就像雨点一样,直落在她的桃花心眼上,那浪水「滋滋」的响着,顺着阴户流到床铺上。

  我抽插了百余下,沉雪再也受不住的浪叫道:「哎唷……唔……啊……爽呀……哥……用力插吧……嗯……妹……妹……升天了……」

  我狠狠猛猛的抽插着。

  沉雪大叫道:「哥……啊啊……不行了……妹妹受不了了……嗯……哥……
  真是……厉害……唔……「

  在一旁的玉樱,休息片刻后,已回复精神。听到沉雪的浪叫声,忙道:「哥哥!你真厉害!」

  我好象受到鼓励似的,更是拼命地干着。

  沉雪狂叫道:「哥哥……给了妹妹吧……哎唷……不能再干了……哎呀……
  真要插死妹妹了……「

  我本想再忍着性子,狠狠插弄一阵,可是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都已不堪折磨,这才猛干起来。

  沉雪叫道:「嗯……哥……快……又要泄了……」

  我也叫道:「甜妹妹……唔……哥哥也要……快来……快咬……啊啊……我要……出来了……唔……」

  一阵猛烈的精液直射沉雪的花心。

  「哎唷……呀……射死我了……」

  两个人顿时瘫软地拥抱在一起。

  我也喘息着说:「嗯……嗯嗯……甜妹妹……好美……舒服极了……嗯……
  啊……你舒服吗?「

  沉雪娇喘道:「哇嗯……太舒服了……」

  这时玉樱看到我们两人,都软了不能动了,连忙起身拿了毛巾,先将软绵绵的肉棒擦干净再喷上香水和扑过香粉,然后又跪在沉雪身旁,去擦她的阴户,也喷上香水和扑过香粉。

  三个人在一场肉搏战之后,都变得有气无力。最后,玉樱将被子拉开,盖在三人身上,三人才紧紧拥抱着进入梦乡。

  (二)美艳的慧茹和美莲玉樱介绍一个刚做妓女的美女慧茹给我。我一见,她脂粉厚口红艳,戏剧花旦的浓艳化妆,以为是月中仙子下凡,圣母慧茹降世,因她无论容貌,体态,风韵,顾盼,以及言谈举止,都使妓院的粉黛黯然失色。
  我当然大喜过望,即晚就今慧茹陪寝,为她开苞。

  剥光衣服赤身裸体的慧茹,浑如粉雕玉琢。她那光滑如缎的肌府,丰满鼓胀的乳房。圆浑如月的玉臀,都令我有吹弹欲破的戚觉。

  特别是她那高高坟起的阴阜,丰满圆润而芳草幼滑,这在当时来说,都是属于非常难得的美艳淫荡妓女。

  所以我再不敢像以前御幸其我少女那样,恣意揉捏摧残,只是小心翼翼地趴在慧茹身上弄干。

  我又叫两名同样脱得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妓女,一个手持白绢,等待慧茹处女膜破裂而流红时递给我为慧茹揩抹,一个手捧茗茶等待给慧茹润口。

  我得到慧茹,就惊为天人,迫不及待地将她剥光衣服开苞。

  哪知慧茹的肌肤虽光滑如缎,一双鼓胀的乳房亦圆浑浑的吹弹欲破,但她的处女膜却出奇地坚韧,我屡次挺着擂鼓槌般硬梃的肉棒闯关,都不克成功,惊奇之余,却激发出我那股王者本色的豪情淫兴。

  望着羞红着娇容吃吃微笑的慧茹,低头弓开慧茹的阴唇仔细看个究竟。
  但见慧茹的阴阜如小丘般隆起,阴毛虽不算浓密,却疏落有致;两片鲜红的外阴唇里,阴道皱纹层层叠叠遮蔽住销魂洞屈,闪烁着柔和晶茔的光泽,真是说不十的诱惑,只兴得龟头充血弹跳,蠢蠢欲动。

  于是便索性将慧茹一双白雪雪玉腿拉下床沿,自己则站在地毯上,一手撑开闭合的阴唇,一手扶住青筋挣狞浮突的阴茎,凝神屏息运气丹田,双脚一蹬,奋力向前疾刺!

  在慧茹的一声娇啼中,处女膜终于破裂,我的阴茎随即侵驱直进。

  初次交媾,慧茹亦难免如一般处女被开苞那样,有种加同肌肤被撕裂般的阵痛。

  但她那豊润狭窄而肉芽丛生的阴道,却使我戚到奇乐无比,肉棒不住因受挤压地抽搐痉孪。

  其后,在再次交媾时,慧茹那天赋异秉的阴户在我的阴茎插进峙,便会自动地吸啜律动。

  当经过一轮剧烈的抽插后,姐已的淫兴被桃起,全身便会像蟒蛇般缠盘筛摆,阴道嫩肉四面八方地包围着我的肉棒,节奏频密地碾磨着,淫水源源泄出。
  我虽奸淫美女无数,却从未曾享受过这般难以言述的快感,再加上慧茹那种欲仙欲死的媚姿浪态,震人心弦的娇吟淫叫,只乐得我羽化登仙,趴在妲已暖玉生香的肉腾腾胴体上,呼呼喘叫道:「爽死我了!」

  龟头终于窜进阴户,处女膜已破。

  慧茹那本来就楚楚可怜的娇容,眉头更加紧蹙在一起,樱唇吐出痛苦颤抖的声音。

  我一边从侍立着的妓女手中接挝白绢,承接揩抹慧茹阴户殷殷沁出的鲜血,一边怜爱地问道:「很痛是不是?我会慢慢拍插的,你不要太紧张。」

  我将被处女血溅得如雪地红梅的白绢递给妓女收藏留念,然后双手轻轻托着慧茹的玉臀缓缓摩裟,藉以减轻慧茹的痛苦。

  慧茹见我对自己如此呵护备至,内心十分感激,便强忍着裂肤之痛,双手环抱我的腰际,点头示意我放胆进军,我这才湿兴勃勃地趴在慧茹体上发泄业已血脉贲张的兽欲。

  哪知经过一番和风细雨的抽插后,慧茹的痛苦逐渐消除,代次而起的是阴肌强烈抽搐,只推得我阴茎腾腾震,舒畅不已,当晚即梅开二度,尽兴方休。
  慧茹在涂脂抹粉搽口红浓艳化妆,我一见,兴奋得几乎大叫起来,急急向前一步,便把慧茹抱个满怀。虽然隔着衣服,我似乎可以感觉到,慧茹那柔嫩的肌肤,晰白、光华且富弹性,让我觉得温润满怀,心旷神怡。

  慧茹突然被我拥入怀中,不禁「嘤!」一声惊呼,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我宽阔的胸膛。慧茹只觉得一股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心神一阵汤漾,一种从未有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

  我拥抱着慧茹,胸口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丰肉顶压着,慧茹激动的心跳似乎要从那两团丰肉,传过到我的体内,因而我清楚的感觉到那两团丰肉,正在轻微的颤动着。

  我情不自禁,微微托起慧茹的脸庞,只见慧茹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润晶亮,仿佛像甜蜜的樱桃一般,我不禁想,一低头便亲吻慧茹。

  慧茹感到我正托起自己的脸庞,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心想我此时一定正在观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头再低下时,却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软软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兴奋的晕眩,一时却也手足无措。

  我温柔地让四片嘴唇轻轻的磨擦着,并且用舌头伸进慧茹的嘴里搅动着。只见慧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轻轻的在我的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呻吟声。

  我的嘴唇离开了,但却又往慧茹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慧茹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嘘嘘!慧茹仿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我正在她身上做甚么事,只是很兴奋,蒙胧之中觉得好象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甚么。

  当我微微分开慧茹的前襟,亲吻慧茹雪白的胸口时,慧茹只觉得像是兴奋过度般,全身一阵酥软无力站定,而摇摇欲坠。我见状便双手横抱着软弱的慧茹,慧茹也顺手环抱着我的燕颈,我低头再亲吻。

  房间内床上,慧茹斜卧着。慧茹的头发披散着,一丝不挂的身躯,映在红色的鸳鸯锦被褥上,更显得晶莹剔透。如痴如醉的慧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么时候变成身无寸缕,只是紧闭着双眼,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