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儿——我心中的痛 - 优优色影院

卿儿——我心中的痛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但当时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因为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和妻子以外别的女人上床,也是我在心中永远无法忘记的女人,在心中,她就是我的全部,虽然没有把她娶到家里成为我的妻子,但却得到了她的第一次,她的处女之身,这个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真实的经历如假包换呀,说出这段往事我经历了很长的心理斗争,但总憋在心里也不好受,就给大家说一说,因为我的语言能力欠缺,请多多包涵吧。

  这件事还得从我上高中时说起,那时是八五年吧,我一门心思的只想好好的学习,将来能考上大学,所以其他的事情从来没有想过,当时我们的学校是初中和高中在一个学校的,所以学生很多男孩和女孩都非常多,大约有一千人的样子。每一次下晚自习的时候,我们都会在宿舍聊会天,谈一谈老师和同学,以及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其中有一个舍友说今天看到了一个很俊的小女孩,说是初一的,我们起哄说他喜欢这么小的,太不正常了,第二天,我们要他带我们看一看这个女孩,在我们早起晨练跑步的时候,他指给了我们那个女孩,确实那个女孩真是一个美人坯子,而且会打扮,让人一见就想多看两眼,和这个女孩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打扮的非常的朴素,不是那种会打扮的女孩子,虽然大家都在看那个漂亮的女孩,我却被这个身边的女孩吸引住了,也许是因为很朴素,让我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还是天生就有一股力量在起作用,反正看了一眼后,就再也忘不了了,这女孩身材匀称,个子稍高,下嘴唇比上嘴唇长些有一种上翘的意思,大眼睛直鼻梁,国字脸,一头黑发梳了一个辫子,不是很长,但显得很精神,这个女孩后来我知道叫卿儿,在回来的路上大伙都说那个女孩多么的漂亮,可我对这个旁边的女孩卿儿却从心里想接近,而那个美人却没记得长什么样,以后在下课时,总想能看一看这个女孩卿儿,哪怕看一下背影也行呀,这已经成了很重要的生活一部分,也许当时认为比上学还重要,或者说上学就是为了看她,我的高中时代就在这种每天要多看一眼她的心情中过去了。高考我上了一个不太出名的大学,毕业的时候为了能见到这个心中的她,要求回了曹县的老家,因为我已经打听到她也上大专后,委培毕业会到我们的县的水力局工作,因为家里有一个亲戚在县里当个小领导,所以很轻松的分到了水力局,为了在她回来时能有机会和她接触我努力工作,并通过亲戚给我们领导送了些礼,再加上流须拍马终于在当上一个部门领导后,在一个机遇下成了副局长,在当时能有本科学历又能吃苦兼拍马的人还是很少的大家都说我很能钻营,不知哪来的劲,其实都是为了她呀。
  两年后,这个女孩卿儿来到我们的单位报道,经过我的运作把她安排在了我的手下当文秘,这一次见面,说实话已经有四年未见了,时间让卿儿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了大姑娘,身高有一米六八,身体高佻,丰满,脸色红润,一头披肩长发,浑身都充满着活力,不知是紧张还是又一次看到了她,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知说什么才好,愣在了那里,还是卿儿先说了一些诸如,新来请多多照顾,等客套话这是我才反应过来,说:“我们是校友,客气什么,你应该叫我师哥呢。”就这样我们成了同事,天天相处在一起,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如果再能把她娶到家里就好了,我的卿儿,我能有今天的成绩完全是因为你呀。

  卿儿虽然和我很亲近,但只限于朋友关系或者说是同事关系,如想再进一步,或提起一起郊游,都会想方设法的推辞,这令我很是头痛,不知所以然,一次利用和她聊天的机会我才知道她在上学时已经交了一个男朋友,他非常的爱她,但有一点就是很反感有其他男性和卿儿太近,因为这个经常的吵架,在八十年代,这也许是很正常的,大家的思想也都没有那开放,我也只有安慰她,可在我的心中,却很是痛苦,如果这样,我就没有机会了吗,我这些年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在经过几次的试探,明白自己没有机会之后,让我的精神大受打击。

  在经过思想斗争后,决定采取其它手段得到卿儿,利用职务之便,在一个星期六下午,我让卿儿给我准备一些资料说是急用,卿儿直到晚上九点才准备好,我又借故让她抄一份留底,直忙到了十一点才完工,卿儿累得已经快散架了,她跟我撒娇说要加班费,我说一定会给,然后把早已准备好的饭给她端了出来,说是我专门作的,其实是从旁边的饭店买的,当然加了一点安眠药粉面,在她吃完以后,我说送她回家她说这么晚了明天再回就回了宿舍,因为是星期六同宿舍的都回家了,只有她自己,这也是我安排在今天的原因,在等她回去以后,有两个小时,我算来是最睡沉的时候,我来到宿舍门口,拿出早已配好的钥匙,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叫了几声,看里面没反应,知道已经睡过去了,我打开门,一闪身进入屋里,把门锁上,心里咚咚的狂跳,我知道她睡觉的位置,轻轻的摸过去,听着卿儿均匀的呼吸,在床前停了有半分钟,俯下身吻了一下,由于这个宿舍只的两个人住,是一张大的双人床,所以很宽敞,我上了床把衣服迅速的脱光,钻进了卿儿的被窝,一股少女所特有的馨香沁入我的鼻内,我一阵晕眩,我终于和我心爱的卿儿同床共枕了,我从她的背后抱住了卿儿,触及她的胸部时,发现她并没戴乳罩,只穿了件紧身的背心,这样隔着这层背心,我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她那对美乳的绵软和浑圆。这对乳房曾经给过我多少的幻想呀,想着她每次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所引发的她那妙乳的微颤,每次我的JJ都硬起来,今天我终于可以握住了,盈盈满手,光滑细嫩,绵软如丝,丰腴而富有弹性,我禁不住猛力的揉搓起来,把几年来的渴望全都溶在了这双手对乳房的捏揉,提握,压挤之中,我知道这个夜晚她是属于我的了。在兴奋了一阵之后,我意识到我的主要任务是得到她的身子,把手伸到卿儿的亵裤内,用手掌按住她的下阴,轻轻的揉搓了起来,一个就听到卿儿的轻轻的呻吟声,手掌也渐湿,有液体流在了手掌上,抚摸了一会,我把她平放躺好,抻下卿儿的背心,扯去亵裤轻轻的分开她的双腿,由于看不清楚,不知从哪里来的冲劲,我打开了灯,灯光照在她满脸潮红,俊美不可芳物,丰满白晰的双乳直插入云,小腹平坦而光滑,这时候才看见她的阴唇很小呈粉红色,阴唇两边分布着细小的阴毛,轻轻分开她的大阴唇发现她的小阴唇紧闭着,爱液顺着美腚都流了下来,我握着JJ摩擦着她的阴道口,我的JJ在她阴道口摩擦着,不时地还碰她的阴蒂一下,每次碰到阴蒂的时候她都本能的颤抖一下,用手握着JJ往阴道口慢慢的往里深入,很快就碰到了一层膜阻住去路,我明白这是卿儿最宝贵的东西,卿儿原来还是一个处女,我欣喜若狂,我拔出了JJ,把卿儿的腿大大的分开,抱起雪白细腻的大屁股,对着台灯,分开粉红色的阴唇,向里看去,一层白膜就在不远处,我的卿儿呀,你的什么都是这么的让人喜欢,我心中狂呼,用嘴覆了上去,用舌头舔着阴蒂和阴唇,有时伸到里面轻轻的舔我心爱的人的处女膜,卿儿伴随着我的舔弄,有节奏的呻吟着,让我更加无法扼制,在台灯的光亮下,卿儿的裸体美的让人刺目,可以说无法让人用语言来描诉,这个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因为我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我慢慢的吻遍了卿儿的全身,包括菊花门,她的一切我都要拥有,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用手先慢慢的开发卿儿的桃源洞,直到能容易容纳我的JJ,我才提枪上马,温柔的得到了卿儿的处女童贞,并把处女血也保存了起来,虽然很想让她完整的进入她的结婚礼堂,但我还是占有了她,这也许就是矛盾吧。

  第二天我去叫她时,卿儿满脸憔悴,眼睛红肿,看我是一种幽怨的眼神,我知道她完全明白了,我再也不是一个大哥哥的形像了,是她最恨的人,我有时非常的内疚,有时又觉得值得,是拥有一个女孩的处女元贞呢,还是有一个长期的友谊呢,两者不可能兼得的呀!

  结婚时,按惯例卿儿也邀请了我,我没有去,让人把钱逍了去,我太怕看到她幽怨的眼神,我对不起她呀,不久卿儿也调到了别的部门,听同事说,结婚后第二天,两人就分居了,半年后离了婚,嫁给了一个比他大十岁的工人,每次看着卿儿落寞的背影,我真的觉得自己不是东西。是我破坏了她的一生呀,这已经成了我二十来年的心病,虽然我现在已经是局长,什么好事都想着卿儿,可卿儿再也没有理过我,甚至连一句话都不屑于跟我说说,都是我的错呀,你们说应该让我怎么办呢!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duan567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kaisuisei 金币 +15 发帖辛苦啦!